一直希望你可以到台北來,或是北部也好,和我的距離可以拉近些,想見你的時候,車子一開就可以跑去找你了‧不用像現在這樣,得用盡心思、排除萬難的去安排我們要見面的時刻‧可是這樣的我好自私,似乎都沒替你著想,只顧自己似的‧你也有你的家庭,我怎麼可以這麼自私的想要獨占你?所以常常用這個理由來說服自己,不應該對你提出這麼無理的要求才是‧
昨天,自己又忍不住的踩了這地雷,問了你結婚後我們要住哪?可以住台北嗎?
你的回答,很處女座‧不給沒把握的答案,不說大話,所以你回了我不知道‧
我的熱情瞬間就像是被澆了冷水,難以掩飾自己的落寞的情緒,
細心的你一下子就發現了,就算我故意跟你撒嬌,也沒用‧

不過,後來你給了我出乎意料的答案:
你說,如果要你到北部來,我們得有一年多的時間不要聯絡,不要打電話,不要見面,讓你好好專心的準備研究所的考試,你考上了北部的學校‧你可以順理成章的到北部來唸書,家人應該不會反對,我的願望就可以實現‧

我認真的問了你,這一年我們都沒聯繫,那你不會變心嗎?
你很堅定的告訴我:不會‧如果你還是那麼愛我的話‧
我不加思索的回應你:OK‧如果這樣你就會到台北來的話,我願意等‧
你又告訴我,先不討論這個了‧別想太多‧

因為時間不早了,你要我掛上電話‧掛上電話之前,我說了一句,覺得自己好可憐‧
你問了我為什麼?我沒說..... 只說:睡吧‧
為什麼我會覺得自己好可憐呢?
因為我也曾經這樣等待過,感覺似乎要要回到那種日子了‧
值得嗎?我問了自己‧然後又給自己肯定的答案‧
為了美好的將來,等待是值得的‧
只是,我沒把握,你呢?
可以這麼的堅定嗎?
像你說的這麼堅定‧

感覺自己想太多了.......是不是?

    全站熱搜

    Valen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0) 人氣()